真人真事改編
婚姻平權界
最具劃時代意義之案
收錄作者 吉姆
「致臺灣的讀者」
獨家版序
電影改編:
《生命中的美好缺憾》監製
《星際大戰:俠盜一號》編劇








相戀二十載,卻無法成為彼此合法的伴侶,死亡證明中的配偶欄空白一片,徒留無盡遺憾。
為了捍衛所愛,他們決定向這個國家發起史無前例的挑戰──

愛,是與生俱來的能力,也是每一個人的權利。


吉姆與約翰相愛超過二十年,然而在他們所居住的俄亥俄州,他們的性取向被視為原罪,長期遭受歧視及邊緣化,遑論爭取任何權利。
二◯一三年,美國數州開放了同性婚姻。罹患漸凍人症的約翰,生存全仰賴醫療機器,卻仍甘冒病情惡化的風險,與吉姆飛至馬里蘭州結婚,以完成最後的心願。這場歷經艱辛的婚禮,經由媒體報導,造成熱烈轉載,感動全美。
遺憾的是,回到保守的俄亥俄州,吉姆與約翰的婚姻依舊不被承認;若約翰離世,他的死亡證明將註記為「未婚」。在法律層面上,這對相愛二十載的伴侶,將被迫成為毫不相干的兩名陌生人。為了捍衛彼此間的愛情,吉姆與約翰聘請民權律師艾爾,以「死亡證明」為契機,向俄亥俄州的同性婚姻禁令、乃至於美國聯邦憲法,發起了前所未有的挑戰──

愛的勝利:7482個日子的眼淚,愛與平權的奮鬥之路

上市日期:2017.11.28 定價:360元 特價:284

加入購物車






黛比.森斯普
Debbie Cenziper
《華盛頓郵報》調查記者,曾獲普立茲新聞獎、甘迺迪新聞獎與金匠調查報導獎。


吉姆.歐柏格斐
Jim Obergefell
本書主角,「歐柏格斐訴霍奇斯案」當事人。
曾任多家企業的訓練和科技人員,二◯一三年起進行婚姻平權運動及訴訟,《華盛頓郵報》稱他「最高法院同婚案的代表」、網站「政客」評為二◯一五年「五十大領航人物」、《外交政策》雜誌列作二◯一五年「全球百大思想家」,全國公共廣播電台將他稱為「名留青史的人物」。






「美國的同性婚姻爭權過程是那樣的有血有肉有皮有骨,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國同婚平權之路,真是充滿有情有義有愛有憾的元素,令人除了感動還是感動。」

── 臺灣同運舵手 祁家威


「推薦大家閱讀本書,不僅因為其中有精采的訴訟策略、布局與法庭角力,還因為其中每一個為平權而站出來的同志及異性戀盟友,值得被更多人認識──改變世界是可能的,即使是從小處著手。」

── 伴侶盟理事長 許秀雯


「在推動婚姻平權的這些年中,我聽見、看見許多故事,都和《愛的勝利》一樣,是一個個面對困難但勇敢不懈的人,用他/她們的生命衝撞體制、改變世界,縱使必須充滿淚水一次次地訴說,但因為我們真摯地相信愛與分享的力量,世界終往更加自由與平等的方向去。」

── 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 呂欣潔


「我們花了生命的一大半,終於找到人生的另一半。對比於愛,法律的認證永遠相對廉價甚至不配,卻長久以來鄉愿且重重地支配了許多人的幸與不幸。相愛是一個簡單的概念,獲得祝福卻是一路走來最困難的實踐。」

── 設計師 聶永真



「你不僅是個很棒的模範,更將持續為這個國家帶來改變……我非常以你與你的丈夫為榮。」

── 歐巴馬親自致電吉姆

「最棒的是,能夠住在一個將婚姻平權合法化的國家。」

── 希拉蕊.柯林頓

「今天,是平等、堅持不懈與愛的勝利。」

── 蘋果公司執行長提姆.庫克

「他們要求在法律面前擁有同等尊嚴與地位,而憲法同意了!」

── 李奧納多.狄卡皮歐

「能夠生而為美國人真是太好了……愛,就應該超越歧視與偏執!」

── 凱蒂.佩芮

「愛的勝利終能凌駕於歧視之上。」

── 女神卡卡

「愛的勝利,永不嫌晚。」

── 碧昂絲

「哇!婚姻平權又迎來歷史性的一日!」

── J.K. 羅琳

「歷史的天秤終於再度向正義傾斜了。」

── 《生命中的美好缺憾》作者約翰.葛林



「《愛的勝利》令人動容,面對歧視毫無畏懼,勇敢見證愛與承諾。內容有如當頭棒喝,讓我們知道最高法院的每項判決背後,都是具有血肉之軀的美國人站在命運的天秤上。」

── 《馬利與我》作者約翰.葛羅根


「愛戰勝一切。當今的社會忘了愛有多強大,愛讓人充滿能量,愛也代表善良,《愛的勝利》正能反映這點。如果你曾告訴自己:『我不可能戰勝命運』,這本書絕對適合你,因為你絕對不會忘記吉姆.歐柏格斐和律師艾爾.葛哈斯坦盡心竭力為平權奮鬥。這本書必將成為經典之作。」

── 電影《永不妥協》之原型人物艾琳.布羅克維奇


「《愛的勝利》實屬真正的勝利,文筆爐火純青。」

── 揭穿水門事件的記者鮑勃.伍德沃德







婚姻為基本人權,人類得以存在及延續生命的根本。


隨著社會的人道、平等和平權精神發展成熟,越來越多同志伴侶得以步入婚姻。平權運動如此成功,可歸因於幾項因素:醫學和心理健康的標準與時俱進、LGBTQ 族群在媒體和娛樂產業漸漸受人注意、各大企業制定性別友善政策吸引人才、宗教信仰漸漸接受同性關係,以及年輕世代的態度普遍較為開放。

或許最重要的是,我們LGBTQ族群挺身而出、分享我們的故事,成為世界各地不容忽視的族群,讓他人瞭解我們並無不同。我們想與他人享有同等的自由、權利和責任;我們希望國家的法律適用於所有伴侶,拋開性取向、性別認同或性別展演的限制;我們只想成為人類平等的一分子,因為我們本應與他人相同。

婚姻平權的思潮進入亞洲地區,臺灣司法院大法官首度解釋認定「僅限於一男一女的婚姻規範無效」,這不僅是臺灣的驕傲,更是值得全世界慶祝的成就。臺灣憲法雖未明文保障結婚的自由或結婚權,但憲法法庭與其他法庭的意見如出一轍,都將婚姻自由視為應受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利。

祁家威先生爭取同婚四十餘年,如今終於聽到法院的這段解釋,簡單卻明確地指出人人都應享有的權利。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東尼‧甘迺迪在婚姻平權案的判決書中,也寫下了一段優美的字句,值得與各位讀者分享:

沒有任何形式的結合比婚姻還要深刻,因為婚姻體現了愛、忠貞、奉獻、犧牲和家庭的最高理想。透過婚姻的結合,兩人成為勝於以往的模樣。

臺灣司法院承認並尊重與美國相同的婚姻理念,開放所有性取向的伴侶進入婚姻。足見,臺灣是個重視多元和法治的社會,LGBTQ族群展現朝氣蓬勃的活力,無怪乎臺灣可以成為亞洲婚姻平權的先驅。恭喜臺灣跨出平權的一大步,亦期許臺灣帶動其他亞洲國家跟進。







二◯一三年七月十六日

永別的時刻不遠了。他的丈夫命在旦夕,只要在漫漫長夜聽到有人輕敲房門,就是永別的時刻,但新婚才五天的吉姆.歐柏格斐不願去想喪禮。在如此晴朗的七月早晨,辛辛那提市的天氣酷熱難耐,丈夫約翰.亞瑟從臀部到腳趾的痙攣奇蹟似地消失後,終於可以坐起身來。

約翰沒有辦法戴上婚戒,手指會因為戒指的重量而發疼。他赤身躺在電毯下,避免衣物造成皮膚發燙。他現在只剩下說話的能力,卻也常常喘不過氣來而沙啞,因此必須聚精會神,深吸幾口氣,才能勉強發出幾個音節和聲音。吉姆還得彎下腰來,才能聽到他的聲音。一個曾能發出宏亮笑聲的人,如今只能用氣音說話,每每都讓吉姆感到無比打擊。但是這五天以來,約翰卻能反覆說出一個完美的詞。

老公。
晚安,老公。早安,老公。我愛你,老公。

疾病來得突然,就在兩年前約翰四十五歲生日過後,他的左腳變得難以行動,彷彿拖著四、五公斤的重量。自此,他們所知的一切開始崩塌、改變。漸凍人症的診斷結果似乎將他判了死刑:這種神經疾病會攻擊大腦和脊髓的神經細胞,最後奪走全身肌肉的運動能力,包括幫助空氣進入肺臟的橫隔膜。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(即漸凍人症)會讓患者窒息而死。

吉姆看著約翰,看著兩人曾經共枕眠的臥房。在這漆成淡黃色的房間裡,擺了一張因為約翰重量而下沉變大的病床。吉姆早已搬到客房去睡,但是今天早上,他在約翰床邊的椅子已經坐了數個小時。他一直看著電視新聞,聲音大到足以蓋過氧氣機持續發出的咻咻聲。一條管線繞過約翰的耳朵,插進他的鼻孔灌入氧氣。他的房間坐西朝東,吉姆拉開了百葉窗簾,讓約翰可以照到太陽。

這一天,他們正在等候一位訪客。

吉姆非常緊張,因為即將來訪的是一位三十年來常與辛辛那提市打官司的民權律師。下午兩點過後不久,艾爾.葛哈斯坦來到他們位於市區的公寓、輕敲家門。他面帶善意的笑容,雙頰殘留一點灰色的鬍碴,感覺像是匆匆忙忙趕過來。他調整了一下細框眼鏡,伸出手來與吉姆握手,友善地緊緊抱住對方。

艾爾一路跟著吉姆,沿著走廊走到臥房,約翰此時正靠著枕頭等待。艾爾把公事包放到地上,幾乎沒有去看那張笨重的病床。葛哈斯坦家共有六個孩子,艾爾的妹妹罹患了多發性硬化症。每到週六早上,艾爾都會坐在她的床邊喝著咖啡,等候妹妹的看護人員。

他彎下腰,輕輕搭著約翰的肩膀,對著他說:「和我說說你們的婚禮吧。」

「說出『與你結為連理』是我這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刻。」吉姆說,看向約翰覆在毛毯下的虛弱身體,腦中想起以前笑容滿面、一頭蓬鬆金髮的修長男子。

他們在辛辛那提市同居二十餘年,這個地方橫跨俄亥俄河谷,遍布山地與丘陵。他們從未想過在此結婚,因為俄亥俄州禁止同性婚姻,即便州政府允許同性婚姻,聯邦政府也不予以承認。然而,就在三週前,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為同志族群捎來了重要的一勝,認定依照州法締結的同性婚姻享有完整的聯邦權益,包括醫療、社會保障、榮民服務、居住和稅務,於是吉姆和約翰特地飛到馬里蘭州結婚。私人專機上,約翰脆弱的身體時時刻刻都接著醫療器材。

「他很辛苦。」吉姆告訴艾爾,「你愛的人必須經歷一番折磨和不適,才能做到數百萬人視為理所當然的事,一想到就覺得挫折又難過。」

「我希望受到公平的對待。」約翰奮力而緩緩地說出每一個字,「我希望在我死後,法律可以照顧吉姆。」

艾爾專心聆聽而不做筆記。二十年前,他才四十出頭,一邊照顧三個孩子,一邊靠著微薄的勝訴抽成執業。當時,辛辛那提市的選民更改了市憲章,永遠禁止為了保障同志族群不受居住和就業等歧視而立法。對艾爾來說,這是一個專斷且充滿仇恨的條文,為此,他在聯邦法院打了官司。他有將近五年的時間沒有酬勞;官司結束時,他更對這座城市、法院和法律的適用性心生質疑。他還曾考慮關掉律師事務所,舉家搬離辛辛那提市、改去教書。

他懷疑自己是否還有能力接下另一個重大的同志人權官司,但是在六月二十六日,「溫莎訴美國案」的判決結果廢除了《捍衛婚姻法(Defense of Marriage Act)》的某項關鍵條文,讓十五多年來「婚姻為一男一女結合」的唯一定義走入歷史。聯邦最高法院的安東尼.甘迺迪大法官在廢除該法的意見書中寫道,該法是在告訴同志伴侶:「他們有效締結的婚姻不值得獲得聯邦政府的承認。」

艾爾的事務所積滿灰塵,樓下設有公車站牌,且可俯瞰聯邦法院。門廊貼著蘿莎‧帕克斯的海報,茶水間公告欄上釘著恐嚇信件。艾爾每天深夜就在這裡研究俄亥俄州於二◯◯四年由多數選民表決通過的同性婚姻禁令。他終於有了一項驚人的發現,一個標準不一的規定。

俄亥俄州禁止堂(表)兄弟姐妹和未成年者結婚,但是若這樁婚姻是在他州締結,俄亥俄州又會予以承認。這種「儀式地」的規定來自一個由來已久的法律原則──「立約地主義」,但是這種原則在俄亥俄州並未一體適用,而是將他州締結的同性婚姻排除在外。艾爾心想,溫莎案判決後,如果聯邦法院必須比照異性婚姻、公平承認同性婚姻的話,那麼像俄亥俄州這種地方不是也得承認同性婚姻嗎?

可是這項發現過於虛無飄渺,直到一位共同朋友向艾爾介紹了約翰和吉姆,分享他們飛到馬里蘭州結婚的故事。艾爾下意識地衝到文件櫃,找出之前官司留下來的死亡證明。他從俄亥俄州衛生局掃描這份文件後,立刻發現他要的東西。「就是這個。」他喃喃自語。三天後,他前去拜訪約翰和吉姆。吉姆起身離開倒水,艾爾跟著他走進飯廳,拿出那份死亡證明。「你一定沒想過這個吧,畢竟誰會一結婚就去想死亡證明。」

艾爾指到欄位十:婚姻狀況。
艾爾指到欄位十一:未亡配偶。

吉姆從未仔細看過死亡證明,於是跟著艾爾的手指看了又看。艾爾解釋,他們的婚姻在俄亥俄州根本不存在,約翰死後會被視為未婚,而吉姆自認會填上自己姓名的未亡配偶欄也會留白。死後,他們將是陌生人。
「約翰生平最後一張官方文件會是錯的。」艾爾輕輕地說。
想起約翰不顧骨頭疼痛、皮膚發燙,也要飛到八百多公里以外的地方結婚,吉姆開始覺得頭疼。「我不相信。」他邊說邊用手背拭去淚水,「我真的無法相信。」

全國的律師和同運團體都把重心放在更大的目標,推動全國五十州承認同性婚姻,但是艾爾看到的是更小、更急迫且切身相關的需求,一個美國法院從未完整探討的需求。他問吉姆:「你想不想為了自己和約翰,談談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法,為俄亥俄州的所有同志朋友做出改變?」

吉姆不確定他們的餘生能不能打完一場聯邦官司,但是當他回到走廊看著約翰、看著床頭櫃上的婚戒,他心裡再也沒有猶豫。他不曉得這場官司會如何發展、結果會是如何,但是他在約翰的同意下,接過艾爾拿出來的文件,簽下自己和約翰的名字。在黃色臥房的昏暗燈光下,吉姆與丈夫對俄亥俄州三百三十萬人納入州憲法的同性婚姻禁令,發起了史無前例的挑戰。






尖端出版 版權所有,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 Copyright ⓒ1999-2017 Sharp Point Publishing Group.All rights reserved.
若無法顯示電子報,請點選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