尖端網路書店粉絲團

「我們現在在哪裡啊?」
「完全搞不清楚。該說是露營區呢,還是別墅區呢?總之是個大自然環繞的地方,到處都有照明設備,九點鐘方向有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間老舊的房子排成一列,三點鐘方向反而有超大的牢籠,像是要關猛獸似的,牢籠同樣有五個,裡面還有廁所和自來水線,但沒有隔間。
正後方,六點鐘方向有桃紅色的花和綠葉,長得很茂盛,整個蔓延到好遠的地方……周圍整個就是奇妙的感覺。」
「屋子,牢籠……還有桃紅色的花……」
我自行想像這副景象。
腦海裡能浮現屋子和牢籠,桃紅色的花我卻想不出來。
一聽到桃紅色的花,我先想到的是櫻花、桃花、梅花三種。
直人起碼會知道櫻花長什麼樣子,所以我這麼問:
「桃花嗎?還是梅花?」
「好像都不是。」
回我的不是直人,而是友惠。
有別於這些的花朵?在春天綻放的桃紅色花朵……
櫻花、桃花、梅花的印象畢竟太過強烈,除此以外我實在是想不出來。
「最要不得的是把我們抓過來的傢伙。他們的裝扮像是軍隊,將近有二十人,個個帶著槍。好像都是機關槍呢。」
這時我倒是異常冷靜,心想他們拿的不是玩具,而是真槍。
「對了,像我們這樣,被帶到這裡來的共有多少人?我覺得好像有很多人。」
「隨便數數也有三十人。大家都差不多年紀,幾乎都是男生。女生加上藤木共有五人。有些人我認識,也有不認識的人。」
我用力拉扯直人的袖子。
「我們是不是應該報警?」
我小聲提議,避免被那些男人聽見。
「我也想,可沒辦法。手機不見了。」
「我也是。」
我感到失望。
「這麼說來,我們都變成人質了吧。」
「也許是吧。一切都讓人摸不著頭緒啊。就連我們被套在身上的衣服也是個謎。」
「衣服?」
「幾乎所有人都被套上黑色的衣服,但不知為何,有五人是金色的衣服。」
「黑色的衣服?金色的衣服?」
經直人這麼一說,我才發現,在我原本穿的衣服之上,還被套上一件長衣,衣擺大約到膝蓋附近。
「我是哪一種?」
我拍拍衣服問他們兩人。
明明不知道這是什麼用意,內心還是莫名緊張。
「穿著金色衣服的人沒有腳鐐。」
直人迂迴的說著。
「意思是黑色的囉。」
「我們三人都是黑衣。」
光是這樣我就有不好的預感,我對黑色沒有什麼好印象。
「穿金色衣服的都是男生。有二宮、佐伯、阿所,還有兩個不認識的臉孔,應該是別間國中的人吧。
二宮從國一起就被人欺負;佐伯是個嬌生慣養的孩子,個性像女生;阿所是個班長,個性正經。我和他們三人不同班,彼此完全沒有交集。仔細一看,另外兩個和這三人都有一種陰沉的感覺。不是動漫宅就是家裡蹲吧。」
「喂,直人。」
她在我身旁喊出尖銳的聲音,我不禁聳了一下肩膀。
直人一定嚇得比我還嚴重。
「欸,怎麼了。」
「你別這樣說人家。以貌取人是不好的。」
「可是,那個……」
「可是什麼?」
「可是,就真的有這種感覺嘛。」
直人面對喜歡的人就變得徹底軟弱,說完他馬上在我耳邊悄悄說道:
「憑什麼只有弱不禁風的傢伙才穿金色的衣服?」
「你剛剛說了什麼?」
友惠一發問,直人迅即離開我。
「沒事沒事,我不是在說妳。」
「你剛剛一定在說我壞話吧?」
「就跟妳說不是了。」
我不禁感嘆。這兩人真的明白自己的處境嗎?
我突然察覺到周圍的變化。
感覺所有人都注視著我們。
正當我想勸他們別再爭吵的瞬間,我聽見拍手的聲音。
「那邊,安靜。」
某個男人說著。
他的說話方式,彷彿是老師在告誡吵鬧的學生一般。
他們倆一靜下來,周圍便顯得一片寂靜。
現場氣氛一片緊張,男人突然對眾人宣告。
「稍後要請你們進行一項模擬。」
「模擬?」
我們附近一名少年反問,男子馬上說了。
「就是『貴族與奴隸』。」

光是聽到貴族與奴隸這個詞,我的心中就浮現一絲恐懼。
眾人嘈雜了起來,男人再次拍手命令大家安靜。
「你們從現在開始要分別擔任貴族或奴隸的角色,徹底扮演好你們的角色過活。
角色分配如你們所見,已經決定好了。穿著金色衣服的人是貴族。
穿著黑色衣服,帶著腳鐐的人是奴隸。」
男人平靜的說著,他突然宣告:
「現在要把你們分班。」
男人首先指示五個貴族上前排成一個橫排。
這五人好像都乖乖聽從指示。
男人告訴五個貴族,從左邊起依序是A、B、C、D、E班。
接著男人走向我們奴隸身邊,挑了幾個人去A班,感覺分班分得挺隨興的。
在一片嘈雜之中,男人的說話聲與腳步聲逐漸接近。光是這樣就讓我心臟猛跳不已。
儘管我覺得這太不講理了,心中還是期望能被分到和直人與友惠同班。
男人來到我們三人面前,他宣告我和友惠是D班,直人則是E班。然後他命令我們到「主人」面前排成一個縱列。
直人「嘖」了一聲,一邊握著我的左手說:「走吧」。
我們拖著沉重的右腳邁向貴族身邊。
我和她排在D班貴族面前,直人則排在E班貴族面前。
「站在我們排頭的,和你們倆是同一所國中的人嗎?」
我向身前的她詢問。
「不是。是陌生人。直人那邊也是。
每個班都是一個貴族配上五個奴隸。各個班有一個女生。
對了,直人剛才說的那三個貴族,二宮是A班,佐伯是B班,阿所是C班。」
友惠細心為我說明,我自行想像場景,並對她說了聲謝謝。
站在我身旁的直人再次「嘖」了一聲,訴說內心不滿:
「這到底是怎麼搞的。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啊!」
此時我們身後有個男人,直人應該不想讓大人聽見他的抱怨,但他的聲音好像傳入那男人耳中。
「為了觀察你們。看看同年紀、同樣立場的你們,如果被分成貴族與奴隸,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,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。」
男人完全不給我們反應的時間,說道:
「懂嗎?不管你們有什麼意見,模擬都要開始。」
這是他第一次用強硬的語氣說話。
「好。」
男人的口氣回歸平靜。
「從今天起,五個貴族分別在那邊的屋子裡生活。你們看過去最左邊的屋子是A班的屋子,旁邊依序是B、C、D、E班的。
屋子裡有食物及其他生活用品,應有盡有。可是奴隸什麼都沒有。奴隸的食物由你們貴族分配。東西沒了我們會補充。
相對的,奴隸要在反方向的牢籠裡生活。如你們所見,廁所和自來水線還是有的。哪個班住哪個牢籠,我想也不必多做解釋了。」
對於我們奴隸的說話態度真是冰冷。感覺「貴族與奴隸」的模擬在男人內心已經開始,他應該是有意識的在強調貴族與奴隸的階級差異。
「來,這是屋子和牢籠的鑰匙。」
叮叮噹噹的聲響。
從現場氣氛感覺得到,男人正高舉著鑰匙。
「他把鑰匙交給每個貴族。」
友惠悄悄告訴我。
「牢籠要怎麼開關都是你們的自由。」
五個貴族都不回話。我看不到他們的表情,所以也不知道他們的心境如何。
「好。」
男人吐了一口氣。
「聽好了,奴隸們——」
他聲色俱厲的說著:
「站在你們班排頭的是貴族,看清楚他們的臉。現在映入你們眼簾的人物已經不是同學了。他們是你們的主人、你們的飼主。」
這說話方式彷彿是在對奴隸方的人洗腦。這男人企圖創造出貴賤有別的社會,我不至於被他迷惑,卻對他的作為感到恐懼。
「你們既是人,又不是人。千萬別忘了,你們是被上流階級的貴族所飼養的。
貴族的命令絕對要服從!當然也不准你們在對等的立場說話。」
沒有人回應他。男人也不在乎,繼續說著。
「相對的,貴族要怎麼使喚飼養的奴隸都無所謂。這裡允許任何作為。講極端一點,你也可以沒由來的揍他們。
要是奴隸有反抗性的態度,就讓他更加痛苦。這裡是個無法地帶。」
我全身冷顫。他的言行不像普通人類。幸好,五個擔任貴族的都不對他回應。這五個貴族肯定也對這男人的話感到戰慄。
「講了這麼多,你們終究不清楚該如何徹底扮演好貴族或奴隸吧。因此,我們為你們準備了一件工作。這工作很簡單。
那一頭長了很多植物,對吧。你們貴族就利用奴隸採收那些植物。屋子的庭院裡有大量的籃子讓你們裝採到的東西。你們採收完畢就把籃子放回原位。我們會負責運出去。
要不要讓你們飼養的奴隸工作是你們的自由,不過我們會根據收穫量給付酬勞。收穫量最多的班還有獎金可拿。
這份酬勞不論貴族或奴隸都平等。會剛好分成六等分支付。」
「你以為只要出錢我們就會乖乖照辦嗎?」
友惠的憤怒表露無遺,現場又是一片寧靜,氣氛變得更加緊繃。
異樣的寧靜仍持續著。我知道男人正緊盯著她。但他悶不吭聲。這雖然令我不安,但至少男人好像不打算危害她,我也因此一舉吐出憋在胸中的一口氣。
我暫時放心,想了想剛才男人所說的「酬勞」。
我一時之間也和她想的一樣。
他們以為只要付錢,我們就會扮演好他們分配的角色嗎?
可是,應該注意的並非這點。
問題在於最根本的層面:「為何會有酬勞」。
我一直認為,這個綁架我們的武裝集團是恐怖份子。
恐怖份子怎麼會有必要對我們支付酬勞?這會不會太不自然了……
「那個!」
突然有個男孩出聲了。從位置來看,應該是奴隸這邊的人。聲音聽起來鼓足了勇氣。
「為什麼我們必須做這種事情?」
經他這麼一問,男子立刻回了無法理解的話:
「因為你們被挑中了。」
男人隔了一下子又說:
「那麼,我想模擬差不多要開始……」
男人在此打住話頭。
我感覺到男人正在觀察眾人的反應。
被人隨便分成貴族或奴隸,強制宣布模擬開始,這教人怎麼認同?至少我是不認同的。
但我不敢對男人說我拒絕參加。
我真的很怕他。
有一部分是因為他有槍,我不禁覺得,人類真可怕。
我想大家都和我有著同樣的恐懼。
因此即使男人宣布開始,現場也沒有更加吵鬧,也沒人反抗。
畢竟不知道會被怎麼樣。
搞不好還可能被殺掉。
也許男人對大家的反應很滿意,他繼續說了下去。
「最後我要告訴你們五人一件事。屋子二樓的寢室裡有張桌子,那張桌子上面放著手槍。」
現場一片譁然。但是男人並不加以制止,彷彿是在享受眾人的反應。
「手槍……」
我非常錯愕,身體滲出陣陣冷汗。為了壓抑顫抖,我緊握著白杖。
「剛才我也說了,這裡是無法地帶。無論怎麼使用槍枝都不構成犯罪。不騙你們。這場模擬是根據政府指示執行,我們被賦予一切權力。」
我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。
政府的指示?
騙人。不可能的。這一定是唬人的。這些男人是恐怖份子。
眾人一片混亂之際,男人大聲宣告:
「那麼,模擬從現在開始。」


尖端出版 版權所有,禁止未經授權轉貼節錄
Copyright ⓒ1999-2015 Sharp Point Publishing Group.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