遊戲規則
1 全班同學強制參加。
2 收到國王傳來的命令簡訊後,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使命。
3 不遵從命令者將受到懲罰。
4 絕對不允許中途退出國王遊戲。  完畢

吳廣高中 2010年6月
【6月2日(星期三)晚間10點5分】

我的名字叫兒玉葉月,是個最喜歡看恐怖故事和探索神秘超自然現象的17歲少女。平常的我,喜歡上網搜尋這類的題材。
「不知道我會不會收到國王的簡訊呢?真想體驗一下那種恐怖的感覺。」
有一天晚上,我這樣自言自語著,坐在電腦前面,開啟了搜尋網站,輸入【國王遊戲】這幾個字。搜尋引擎自動提供了【國王遊戲 小說】這樣的選項。
「原來是小說啊。──要是真的發生這種事,不知道會怎麼樣?說不定很有趣呢。倖存下來的主角,不知道後來怎麼樣了?」
這時,我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。
──嘟嚕嚕嘟嚕嚕。【收到簡訊:1則】
【6/2星期三22:12 寄件者:大澤麻美 主旨:國王遊戲 本文:這是你們全班同學一起進行的國王遊戲。國王的命令絕對要在24小時內達成。※不允許中途棄權。*命令1:女生座號7號•兒玉葉月,要向濱田翔梧告白。 END】

「嗄?怎麼會?我也收到國王的簡訊了?──什麼嘛,原來是麻美寄的啊,討厭!」
我打開了手機的電話簿,撥電話給麻美。
「麻美,妳搞什麼嘛!怎麼寄這種惡作劇簡訊給我?」
『這是我下達的命令!哎呀,有什麼關係嘛,妳就去跟翔梧告白啊!妳不是從以前就很喜歡他嗎?別跟我裝蒜喔。』
「我才不想聽從妳的命令去告白呢!」
『不服從命令的話,會遭受懲罰喔∼∼』
「別開玩笑了!」
『這是葉月妳之前跟我說的耶!好啦,明天要加油喔!』
「等一下、麻美!」
電話那一頭就這麼掛斷了。
「真是的!」
不過,仔細想想,差不多也該要告白了吧?喜歡翔梧已經將近一年了,卻一點進展也沒有。除了偶爾眼神交會,害我心頭小鹿亂撞之外,根本什麼進展都沒有。
「國王啊,拜託你,傳簡訊給翔梧吧!就傳【翔梧要向葉月告白】的國王簡訊吧!」
唉,不過那終究是小說裡虛構的情節──於是我又回到了現實。
話說回來,小說裡出現的那個【夜鳴村】真的存在嗎?如果真有這樣的村子,地點又在哪裡呢?
我開啟了恐怖奇譚的專門搜尋網站,鍵入【夜鳴村】幾個字。
【因為夜晚會聽到野獸鳴叫,故取名為夜鳴村。】
【夜鳴村現在已經不存在了。】
【絕對不可以去那個地方。】
有【野獸鳴叫】耶,真是有夠恐怖的。現在不存在的意思是,這村子以前曾經存在囉?
「雖然註明了【絕對不可以去那個地方】,不過越是這樣講,我就越想去看看啊!啊∼∼」
因為真的很想去夜鳴村看看,所以,我又在電腦上尋找相關資料。
這樣看著看著,我的腦海裡逐漸產生了比較明確的概念。
「這個夜鳴村,好像距離這裡不是很遠嘛。」
搭電車再轉乘公車的話,大概不用花兩個小時就能抵達了。
我改用手機開啟【國王遊戲】的網頁,再一次確認故事的細節。
「絕對沒錯,就是這個村子!我還以為故事已經結束了呢,怎麼還有續集──咦?這個學校,該不會是──」
難道【國王遊戲】真的發生過?
「啊∼∼那個學校叫什麼名字來著?一年前我們還跟那個學校進行過友誼賽呢──。如果到了那個學校之後,可以看到金澤伸明的話……」
我的好奇心一下子衝到了頂點。
「那個學校──還有夜鳴村──總之,先去看看再說吧!」
我趕忙撥電話給麻美。
『什麼事?妳明天打算鼓起勇氣向翔梧告白嗎?』
「不是那件事啦!大概一年前吧?我們不是去過一個很偏僻的鄉下學校嗎?那個學校的操場非常大,而且他們的足球隊很強,妳記不記得?」
『喔喔∼∼有點印象,好像叫……』
「加油!快點想起來啊!」
『吳廣高中?好像是叫這個名字。』
「沒錯!是吳廣高中!謝啦!明天放學以後妳有事嗎?」
『是沒有打算要做什麼啦。』
「那就把時間留給我喔!說不定我們可以碰上最有趣的體驗呢!」
『是恐怖體驗嗎?還是要去有靈能的傳說地點?』
「不是那種啦!是更更更不得了、超級過癮的體驗!」
『是什麼嘛?』
「明天再告訴妳!一定要把時間空出來喔!」
『知道啦!知道啦!』
麻美一面說著『真受不了妳』,一面掛上了電話。

【6月3日(星期四)下午2點32分】

這天只有上午的半天課,我和麻美一放學,就把東西收拾好,出發前往吳廣高中。
「噯,這個學校發生過什麼事嗎?不要賣關子了,快點跟我說啦。」
「再等一下下!要等到最後一刻,那樣才過癮!」
「這個學校很普通啊,哪裡可怕了?難道有殺人魔?」
「從某個角度來說,算是殺人魔吧?」
「真的假的?妳在唬我吧?」
「我們兩個不會有事啦!」
「嗄?」
我們像隔著窗戶偷窺民宅的小偷那樣,躲在校門旁的陰影中,小心地窺伺校內的動靜。
「我還在想呢,怎麼裡頭鬧哄哄的啊?原來是運動會啊。」
「噯、噯、葉月,妳看妳看!那裡有個怪人耶。」
麻美一面這麼說,一面拍拍我的肩膀。
「在哪裡?」
我朝麻美手指的方向望去,只看到一個男生,隔著圍欄望著校園內。
「有沒有,很可疑吧?」
雖然麻美說「很可疑」,但是我卻一點也沒有那樣的感覺。
那個男同學,臉上露出悲傷的表情,好像正為了什麼而苦惱著,一臉想要求助的樣子。他的眼神,就像是在望著自己最重要的人一般,可是,其中又充滿了複雜的情緒──
「妳看他那個眼神,一定是在看他喜歡的人吧。說不定他是跟蹤狂喔?」麻美這麼說道。
「我覺得不像。」
「一定是啦!」
當我們正在爭論的時候,那個男生突然用頭抵住鐵絲網圍籬,接著,又用頭撞了鐵絲網好幾下。
「葉月,看到沒,那傢伙腦筋有毛病耶。」
我無言地看著這個光景。
「哇!他把手機拿出來了!是要偷拍女孩子的照片嗎?」
「要不要去跟他聊聊?」
「妳別傻了!太危險了啦!」
「麻美,妳不要拉著我!放手啦!」
「就跟妳說不要亂來嘛!」
麻美緊緊地抓住我的手臂,大概不希望我自己一個人走找那個男生吧。
「那種怪胎,妳想跟他說什麼?」
「我只是覺得,那個男生並不是普通人。」
「我剛才不也跟妳說過了嗎,我說他『很可疑,絕對不是普通人』,妳應該有聽到吧!」
「我不是那個意思啦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──我只是覺得,他可能經歷過不平凡的人生,好像過去曾經體驗過什麼悲慘的事情。」
「大不了就是被女朋友甩了嘛,還有什麼別的解釋?一定是想愛又愛不到的陰沉少年!」
就在此時──
「金澤伸明同學,請立刻到運動會本部來。」學校開始廣播了。
聽到這廣播的瞬間,我的雙腿差點癱軟下去,眼睛也失去了焦點。隔了一會兒,才回過神來,一面喃喃自語,一面露出微笑。
「原來真的有金澤伸明這個人──原來【國王遊戲】真的發生過啊?」
這一刻,我早已把身邊的麻美忘得一乾二淨了。
「喂、葉月,妳怎麼啦?」
「居然有這麼不可思議的事──照這麼說,接下來,悲劇又會在這裡重演囉?」
「快點解釋給我聽啦。」
我的身體不停地顫抖。
是因為欣喜?還是因為震驚?抑或是因為恐懼?
也不知該怎麼形容這時的反應──我的身體竟然劇烈地顫抖起來。我好不容易才壓抑住心神,小聲地跟麻美說道:
「麻美,或許說了妳也不信,可是,這個學校有可能會發生很嚴重的事。比任何恐怖電影和靈異傳說地點都還要可怕,能夠讓我們體驗到真正的恐懼。」
「我怎麼聽不懂妳在說什麼?」
「拜託妳,去把那個男生攔下來。我現在雙腿發軟,不能動了。」
「剛才那個用頭去撞鐵絲網的男生嗎?他已經走啦。」
「什、什麼!快去追啊!」
「追不上了啦!」
「那麼──就去調查,查出金澤伸明是哪一班的!」
然後我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部說給麻美聽。
一個禮拜前,我在某個手機網站上看了一部名為【國王遊戲】的小說。小說描寫的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故事。
──有個學校的某個班級有32個學生,都收到了署名【國王】的人所發出的【國王簡訊】,簡訊裡寫著神秘的命令。命令每天都會準時在午夜0點寄達,要是學生沒有在24小時之內達成任務,就要受到懲罰。
最初的命令是【接吻】之類的簡單命令。可是,隨著遊戲的進行,命令的層級會越來越高,最後變成像是在玩弄人命一般,發出令人作嘔的可怕命令。
沒有人能夠逃離這個遊戲,凡是把門號解約、把手機弄壞的人,都會遭受懲罰。
簡而言之,就是要服從命令,不然就得接受懲罰。
原本一團和氣的班上同學,漸漸地被撕裂,彼此仇視。
殘酷的命令讓人性瓦解,再也沒有秩序可言。
學生們只能在苦惱中,做出痛苦的決定。有人為了保護自己心愛的人,寧可自我犧牲。卻也有些人趁人之危,藉著國王的命令來報復他人,害死自己所憎恨的人──
班上的同學一個又一個死去,到了最後,只剩下失去女友與好友的金澤伸明一個人生還。
後來,金澤伸明收到了神秘的簡訊【將你們全部三十一個人的性命奉獻犧牲,藉以換取本多奈津子的復活。】,沒多久之後,又收到了下一則命令【選擇要繼續國王遊戲或是接受懲罰】。金澤伸明這個人,在痛苦的壓力下,決定【要繼續國王遊戲】。因為,他要親手終結這樣的【國王遊戲】──
兩個禮拜後,金澤伸明轉學到另一所學校就讀,在班上,他遇見了一個名叫本多奈津子的同學,故事就在這裡結束了。

「他後來就讀的學校,就是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個吳廣高中吧。」
「怎、怎麼可能有這種事!我雖然還沒把故事看完,可是……那是小說情節啊!」
「那該怎麼解釋才正確呢?這麼多的巧合,妳能說明嗎?還是快點調查清楚吧!」
「葉月,不要啦!真的很恐怖耶。我覺得,再繼續追查下去的話,我們一定也會被捲入其中。」
「本多奈津子應該還在學校裡吧?」
「妳在說什麼?別這樣啦!真的會被捲進去喔,我勸妳最好不要亂來!」
我甩開了麻美使勁想要拉住我的手。
「放開我!我非去不可!這說不定是上天賦予我的使命呢!」
我穿過校門,走入校內,旁邊有兩個男生看到我,露出了疑惑的神情。
「妳來我們學校有什麼事嗎?」
其中那個高個子開口問了。
「我想要見見本多奈津子!你知道她是哪一班的嗎?」
「葉月,不要這樣啦!」麻美哭喪著臉,又跑來抓住我的手腕。
「放手啦!你們知道的話,可以告訴我嗎?」
「本多奈津子?我沒聽過耶。直之,你認識嗎?」
旁邊那個比較矮的男生突然「啊」地叫了一聲。
「是不是剛才大隊接力的時候,那個一口氣超越好幾個人,奪下第一名的女生?我聽到他們好像都大喊著『奈津子加油』呢。」
「喔喔,是那個女生嗎?她真的很厲害呢。」
「她是幾年幾班的,可以告訴我嗎!」
「她就在那裡啊!」
我朝著那個名叫直之的男生伸手指的方向看去,看到了一個穿著純白體育服、肩上掛著代表接力賽最後一棒的紅色肩帶的女生,用非常快的速度跑著。
珍珠色的皮膚、清晰的雙眼皮、淺粉紅色的嘴唇、留到脖子的短髮。
絕對錯不了,那個人就是本多奈津子。
頓時,我感覺地面像是有數百隻毛毛蟲,朝我的身體爬了上來。先是腳尖,然後是大腿、背部、頸子,最後爬到頭頂,一陣怎麼甩都甩不掉的麻痺感襲來。
這太過於真實的衝擊,直接呈現在我眼前,讓我什麼話都說不出口。可是,我的雙腳卻不由自主地朝正在跑步的本多奈津子走去。
我非見她一面不可──

「喂!妳們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吧!不可以隨便闖進來!」
突然出現的男老師,抓住了我的手腕。
「拜託你放開我,我想跟本多奈津子說話!我有很多事想問她,非問她不可!」
「本多奈津子?我們學校沒有叫這個名字的學生喔。」
但是旁邊的男同學打岔說道:
「不對啦,老師!是轉學生啦。有個轉學生長得超可愛的,很受大家歡迎,還有男生說要為她成立粉絲俱樂部呢。
不過,我是有聽到一些流言啦,說她在以前的學校是個問題學生,大概是惹出了什麼亂子吧?唉,那麼開朗又可愛的女生,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呢。」
那個男生一邊說著,一邊用食指摸摸眼角,裝出一副快要哭的表情。
本多奈津子是轉學生嗎?
金澤伸明也是轉學生。
在前一個學校,本多奈津子是問題學生?發生過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嗎?
非轉學不可的話,應該是很嚴重的問題吧──
當腦子裡正在分析這些疑惑時,奈津子已經從我的視線消失了。
我詢問站在老師身旁的那個男生,想知道奈津子在轉學之前,念的是哪一所學校。
「呃……好像是紫悶高中的樣子。」
我閉上眼睛思考著,然後──
「麻美,妳在這個學校繼續查!我要到奈津子轉學前念的紫悶高中去看看。」
麻美的表情因為恐懼而扭曲了起來。
「我才不要。葉月,妳這麼做太危險了。」
我把手放在麻美的肩膀上,拼命地想說服她。
「如果妳察覺到危險的話,逃跑就行啦!拜託啦,麻美,妳在這個學校打聽看看嘛。」
麻美露出快要哭出來的表情,不停地搖著頭。
「我們不應該去調查那些禁忌的事情才對……」
「麻美,拜託妳!」
「好啦,我知道了!」
「謝謝!查到什麼的話,馬上打電話給我喔。要是覺得有危險,就趕快逃跑。我也會注意自身安全的。」
「要是真的發生什麼事,妳要負全責喔。」
我用認真的表情點了點頭,然後就離開了麻美。
一路上,我一面奔跑,一面雙手握拳,藉以凝聚自己的意志。
──麻美,真的很謝謝妳,願意答應我這個無理的要求。妳是我最重要的好朋友,要是我讓妳身陷危險之中,那就太罪過了。
嗯,說不定,我這樣做是錯的。
可是,請妳一定要體諒,麻美。就和金澤伸明內心的盤算一樣,我也想要終結這個【國王遊戲】。這種讓班上同學彼此憎恨、互相殺戮的悲劇,根本不該再度發生。這並不光是我的好奇心在作祟,打從我第一次看到這個故事起,我的內心就有了莫名的預感,這個悲劇將會重演,說不定哪天就會降臨在我們頭上,所以我──
我之所以要去奈津子轉學前念的學校,就是因為我感覺那裡更加危險。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預感,可是,就是不自覺地令人感到恐懼。
不過,我是絕對不會逃避的。

尖端eye書坊部落格         

尖端eye書坊粉絲團 尖端eye書坊噗浪